情感阁 - 文章,美文,散文,诗歌,故事,日志 - www.qgge.cn
情感阁 - 文章,美文,散文,诗歌,故事,日志 - www.qgge.cn
快捷搜索:  情感  距离  爱情  生活  日记  幸运  心情  依恋
情感阁 - 文章,美文,散文,诗歌,故事,日志 - www.qgge.cn
情感阁 - 文章,美文,散文,诗歌,故事,日志 - www.qgge.cn

妈妈,我在梦中见过你

  2005年农历7月17 日早晨,接到弟弟打来电话,说妈妈死了!噩耗传来,心里成天惦记并害怕的事情发生了。我晕头转向地携妻带女驱车奔丧。车型中途惊雷大雨,便道冲垮,只有绕道驱使。雷声之响雨下之大平生未见。心想,难道母亲去世惊动上苍?

  由此,一幕幕母亲生活的点点滴滴在脑海里浮现。宛如电视剧。

  妈妈!杨鸭子来了!妈妈急忙放下手中的“成衣活”跑到外面撵走了来抢食的杨家鸭子。这是我对母亲的第一印象。

   文化大革命高潮时我6岁。冬天拉爬犁拣第一筐粪,回来妈妈把粪筐拎过去倒在院子里。看我小手冻得通红,急忙到屋里用缝纫机给我做了个小“手闷”。

  每到盛夏时,妈妈带着我到北地头割“猪菜”,到秋后再把喂成的猪兑现给生产队,换取我们八口人的粮食。

  妈妈是个成衣匠。全公社几万人口的衣服基本上由我母亲做。我母亲一个字也不识,但会背诵“小九九”。会算账。每个人做衣服量的尺寸就凭自己脑子记忆。都能准确无误地记住。我们家有一个大柜子,里面总是按时间顺序装满一柜子,但,哪件事谁的?尺寸是多少?一点都不错。全公社的人都认为是奇迹!

  母亲就是靠养猪、做衣服养活我们全家8口人的。

  文化大革命时,父亲被开除“社员籍”。不允许我家使用“井”和“碾子”。母亲就领着我到大道水沟里捡冰块给我们做饭和喂猪。

  我母亲不但养活我们8口人,每年年底还得给我父亲还“赌资”。最多的一年还“一猪腰子筐”钱。

  到我上中学的时候,家里特别的困难。我不想念书了,想下来干活。母亲坚决供我读书。

  记得通知书来时,全家高兴,全屯人高兴,母亲脸上没乐。现在我能猜到妈妈当时的心情了。

  上高校上学启程那天,妈妈给我用我挖药的钱,给我买了一条线裤,做了一个新褥子和我平时盖的被子。这算是我19岁才穿第一条线裤和铺第一个褥子。

  每当我携妻子和女儿回来探亲时,妈妈总是到地里摘最好的菜给我们吃。送别时总是依依不舍,手遮眼前望着我们……,直到看不见!

  妈妈拖着偏瘫的身体努力的,十足的,幸福的,但有艰苦的又活了六年,72岁去世了。

  嗨,平时在学生面前讲古论今,口若悬河,词汇无穷。但回忆起妈妈的点点滴滴却理亏词穷。

  妈妈,我在梦中见过你,——————何止一次!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情感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