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阁 - 文章,美文,散文,诗歌,故事,日志 - www.qgge.cn
情感阁 - 文章,美文,散文,诗歌,故事,日志 - www.qgge.cn
快捷搜索:  情感  距离  爱情  生活  日记  幸运  心情  依恋
情感阁 - 文章,美文,散文,诗歌,故事,日志 - www.qgge.cn
情感阁 - 文章,美文,散文,诗歌,故事,日志 - www.qgge.cn

他的身体出卖了他

       离上课还有五分钟了,走在路上去上课的人像一批产品的尾单货,洋洋洒洒深邃庞大地在路上流动着,也可以说是蠕动着。根据路程一定时,速度与时间成反比的关系来看,如果他们蠕动的速度不变,那么他们中离教学楼较远的一半人应该会迟到。当然,对他们来说,迟到并不意味着什么,因为迟到既不会像面试那样被淘汰,也不会像公司那样会被罚款。他们唯一失去的可能就是不能在教室找到一个有风扇的座位了。况且,上课既不是去抢碘盐,也不是去领工资,更不是上前线,上课的吸引力还远远没有大到让他们为了不迟到而拼命的狂奔的地步。相反,他们觉得,上课非他所愿,能够到来已经是给老师极大地面子了。当上课铃声响过后,他们可以款款地从教室后门进入教室,看一眼老师,算是在打卡机上打过卡了,随便找一个位置坐下,拿出书,或者手机......。
        半个小时以前,安毅轩还在宿舍的床上,他的身体还在与床有预谋地进行着亲密接触,头脑正极其困难地做着关于要不要上课的思想斗争,斗争的结果是,大脑强行命令身体离开开床,于是身体与床做了最后的缠绵。难舍难分。又一次斗争的胜利!
        安毅轩下了床,感觉神志不清,呼吸都变得无力,全身的骨头像鸡蛋沙琪玛那样酥软。不仅如此,他感觉浑身湿热,由内而外的热,整个人如同刚出锅的馒头。他在椅子上坐了两三分钟,逐渐回过神来,决定去冲个凉水澡。冲完澡,安毅轩觉得浑身舒畅了许多,感觉自己还是个活物。看看宿舍兄弟,对床的郭临川已经没人了,谁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离开宿舍的。他总是那么特立独行。许建昕和苏小磊均匀的呼吸告诉毅轩,他们在身体上和思想上都没有做好上课的准备。建昕是很少逃课的,他是算是1474宿舍的乖孩子了。不过对于今天,我们都知道,他的身体出卖了他,他病了。他是属于每个月总有那么几天不舒服的人。
      安毅轩看看手表,还有十三分钟上课,时间似乎比较紧,他捡起书包,抽一本要上课的书塞进书包,奔下楼去。
        这时,安毅轩正如同一个竞走运动员,迈着大步,喘着粗气,穿过一个个男女,走向教室。他不想迟到,他总觉得迟到不大好,不是因为怕没有了好的座位,抑或是抱着好学生不迟到的理念,而是他不习惯于进教室走后门,他没有勇气在迟到后在众目睽睽之下走进教室,那让他感觉自己就像是一个犯人。
        今天天气极热,在海南,四月的午后你可以想象到的可能是明媚的阳光,春暖花开,清风阵阵,婆娑椰树风姿绰约,翩跹蝴蝶轻盈摇曳。然而,事实上,这里阳光太明媚,强烈的紫外线像针一样想穿透每一寸你裸露的皮肤,闷热的空气想将你每一个毛孔中出来的热气逼回到体内。这里没有春暖花开,不是冬天就是夏天。清风也不会再这个时候出来撩拨人们烦躁不安的心。婆娑的椰树只头顶着几片屈指可数的叶子,它也自身难保,它的身影太娇小,不足以给行人一丝阴凉。所谓“前人栽树,后人乘凉”,奇怪的是,这在椰树这里却丝毫体现不出来。至于说蝴蝶,哦,千万别计较太多,已经很久没人见过它们了。热,难以言喻的热。能在这种天气下上课的老师和学生不能不可谓是勇气可嘉啊。
        上学路上走的大多数是女孩,各个撑着把伞,背一个包,各种各样的伞,各种各样的包。安毅轩曾经就和舍友们讨论过,倘若在海南卖伞和拖鞋是最好不过了。大太阳的时候伞可以遮太阳,拖鞋穿起来凉快。下雨的时候伞有可以挡雨,拖鞋则不怕被淋湿。谁都知道,海南多数情况下只有两种天气。晴天,大太阳。阴天,雨。这貌似是一个绝好的商机,但它只停留在想的阶段。然而,在大多数情况下学生的想法总是很靠谱,行动却不靠谱。
       这是一个师范学校,跟所有的师范学校类似——阴盛阳衰。这在上学的路上体现的最为明显不过了。男生走在路上唯一的额外奖励就是可以免费看足够多的女生,享受万花丛中几点绿的赞誉,这也算是阴盛阳衰下残留的一点资源了。这就是所谓的:物,以稀为贵。哎,这年头居然也有花儿比较多,绿叶明显不够用情境啊。不过,这一点反倒让那些非师范类的学校男生羡慕不已。对于看女生,这不仅仅是男生天性想要的缘故,也是对于男生而言,走在路上除了看女生和道路也没别的可看了,总之,看女生也有可能是被迫的。罗丹说过,世界上不是缺少美,而是缺少发现美的眼睛。于是,学校有限的男生在不知不觉中又承担了发现美的义务。
       科学家早就证实过了,说男人都是视觉性的动物。安毅轩的眼睛像国防雷达似的不时例行性的在人群中扫描着。大家都觉得天气热也有热的好处,其中一个便是女生用来遮蔽身体部位的布料都变少了。当然,你也不能单凭女生穿的多少来判读天气的冷暖,因为在零下十几度的冬天你也可以看到穿丝袜的女人。从这一点也可以看出,女人其实比男人更具有欺骗性。有人说,真理都是赤裸裸的,而这时穿着短裙或热裤的露出各式各样的腿,这也应该称的上是局部的真理吧。然而,也许,男生们要把那些张的非常不美的女生叫“伪命题”了,因为即使他们赤裸裸,也不会成为真理。有时候人的眼光真是个可怕的东西,尤其是男人的眼光。比如他们发现美的眼光就如同战略导弹。不仅可以快速发现目标,而且可以跟踪多个目标,锁定多个目标,最终确定一个打击对象。当然,走在路上,他们只锁定,不打击。如果是这样的话,女生应该不太会反对被男生锁定。当然,被锁定的代价就是她的身体可能会被男生的目光从头到脚抚摸个遍,局部区域还会被重点关注。
        安毅轩的眼睛有点迷离了,不是看美女太多看花眼了。而是阳光太刺眼,他还是个近视眼,出门时又忘了带眼镜,所以睁不开眼。也许只有在他面前摆一千万人民币能让他大开眼界。此时他才发现,没戴眼镜真是一大损失。不过他也突然发现什么叫做朦胧美,什么叫做“美女如云”,所谓扑朔迷离,若隐若现是什么感觉了。他看到几个女生的腿长得又白又细,冰清玉洁的,整个形体匀称,算不上是婀娜多姿,也倒有身量苗条,体格风骚的意思。心里美滋滋的,毅轩的一个审美标准就是女人长得一定要白。毅轩大步走着,嘴里大口喘着气,汗水从两鬓渗出来,背后的衣服也隐约贴到了身上。可见,要想学到知识是需要拿青春和汗水作为交换的。毅轩这时只顾低头走路,可谓是“目中无人”。其实毅轩也不想“目中无人”,只是他怕遇到熟人认不出来,没跟人家打招呼,反而成了真的目中无人了。一路上,毅轩只和几个离自己较近能认得出的男女打过了招呼。不知不觉,安毅轩已成功的在身后甩下一大批人,当他刚踏进教室,铃声就响了。
        教室聚着一空间的闷热,几排电扇有气无力的转着像风烛残年的老人。两节语言理论课也过得飞快。毅轩的小说才看了两章。对于上课看小说,毅轩坚定不移地走群众路线。很多人喜欢在自己不喜欢的课上看着自己喜欢的书。一是可以打发无聊的上课时间,二是平时也没时间看啊,平时的时间多宝贵呀,要睡觉,要上网,还要出去玩,太忙了,读书的时间都被挤兑了。第三呢,就是流行使然,对于学中文的学生来说不在上课看别的书都显得涵养不够,内心世界不够丰富,文学气致不够彰显,个性不够鲜明。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情感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