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阁 - 文章,美文,散文,诗歌,故事,日志 - www.qgge.cn
情感阁 - 文章,美文,散文,诗歌,故事,日志 - www.qgge.cn
快捷搜索:  情感  距离  爱情  生活  日记  幸运  心情  依恋
情感阁 - 文章,美文,散文,诗歌,故事,日志 - www.qgge.cn
情感阁 - 文章,美文,散文,诗歌,故事,日志 - www.qgge.cn

再见了,我最美好的回忆

 

     我不会用华丽的句子来形容我的生活,但每句却都是出自自己的肺腑之言。
    我现在十七岁,就在不久后我将踏入十八岁。我经常说一句话,我已经成长了,我不想当小孩子,我不是小孩子了,话虽如此,可谁真的愿意长大?我永远都想永远的做一个小孩,一个还在襁褓的小孩,这是我的愿望。
    我的成绩不佳,浑浑噩噩的过完初中就要为以后谋划,毕业后,我随母亲回了五年没有踏足的故乡。
    我的故乡在重庆,那是一个美丽的地方,当在火车上听到列车员说,下面我们将进入美丽的重庆,重庆是一个……我脑子里面听不进任何东西,我只知道,我回来了,我的故乡。
    我拜访了阔别已久的姑姑与两个舅舅还有我最惦记的外婆和外公。外婆和外公已经老了,再也不似当年,可以上山下水陪年幼的我到处嬉戏,久别五年,却好似一个世纪没有见面,他们都已经白发鬓鬓。
我记得,外婆家隔壁有住着一个疯癫的阿姨,小时候,我和堂哥堂弟们经常去逗她玩。现在,那里已经是一座废墟,外婆说她被接到女儿家里去了,但是不久后,死了。
    外婆外公住的地方,已经只剩下他们一家还在,别人都已经搬到大房子里面去了,只有外婆他们不肯走。外婆说,城市太吵,图个清静。
    在重庆的日子往往是快乐的,但是一月之期很快便过了,那个时候,即使我有再多的不舍,我也要离开。我不是没有想过的,留下来,在老家念高中比在东莞容易的的多,但是我知道,那很难,不只母亲不会同意,父亲更不会同意。他们就像想要弥补过去的过失,不让我离开他们的眼线。
    踏上回东莞的路途,隔着窗子望外面,总是灰蒙蒙的一片,有时候还下着细细的雨。我的心情也是如此,浑浑噩噩的在火车上睡了很久,甚至还饿的胃疼,我没有胃口去吃东西。我开始想外公外婆了,还有回来一面都没有见到的表妹。

    回到东莞,母亲开始漫不经心的为我铺张学业,我知道,她想送我去读职高,我每走的一步,都逃脱不了他们的布置,我只有顺着他们的意思一步一步的往下走,这就是独生女的悲哀。我不敢像别人一样,离家出走,我不敢违背他们的意思,我不敢做丝毫的反抗,就因为,我是一个乖小孩。
    母亲听说公司一个职员说清溪有个职高学校很好,说女孩子学会计以后才有出路,然后她去给我报了名,让我去学会计。有时候甚至我在想,是不是我的一生,都是她这样听说过来的?
    还来不及抓住毕业的尾声,最后一次去了学校,拿了毕业证,拿了成绩单,拿了所有在那里的回忆。
    新学校的环境并不好,可以说很差,一个学校,就一百多个人,很多很多同学都说是被骗来的,所幸,我们有一个很好的班主任。会计班,是全校唯一的女班,刚入学的时候,心情很不好,一直都很消沉。
    慢慢习惯了,同学都是女生,一起疯,一起玩,班主任是一个很懂得分寸的人,她知道我们的需求,知道我们会有什么想法。我一扫那种阴霾的心情,那段日子,成为了我人生中最开心最开心的日子。
    我有三个很好的朋友,我们吃饭一起,睡觉一起,做什么都一起。我那时候以为,我们会这样一直到毕业。我知道母亲认定在那里给我读书我就不会像别人转学什么的,我说,我会一直在,只要你们不走,我们就会一直好到毕业。
    很快,一个学期就过去了,转眼就放了假,假期一过就是第二个学期开始,我满怀开心的进了学校,我们又可以在一起玩,一起疯了。
    这样的快乐也是很短暂的,我永远记得那天我们一起商量好去其中一个朋友家里玩,就在晚上的时候,我接到了母亲的电话,她说,急事,速回去!
    我知道,母亲的急事一定都是关于我的,不然也不会告诉我。我一拖再拖,第二天下午五点,在母亲的第八个电话来的时候搭车回去了。我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很强烈,很强烈。
    但是母亲的命令我不得违背,我也没有那个胆子去违背。母亲跟我说,奶奶病了,可能要很大一笔医药费,家里支撑困难。她们公司办公司走了一个文员,让我退学去顶替她。退学,我是真的被吓到了。
    父亲从去年回去重庆学车,他带走了家里很大一份支柱,留下的,就只是妈妈每个月的工资,还要给我交学费,奶奶的医药费,很困难。
    我没有立刻答应,我真的很想问母亲,你是在开玩笑对吗?可我问不出口,我只能说考虑一下,我在房间里面待了整整一天,我想奶奶好起来,从小就是奶奶带大我的,对于我来说,她比父母都重要。可是,我更不想退学,我才十七岁啊!
     第二天,我去了学校,我在等一个电话,一个让我退学的电话。母亲决定的事情没有人能改变的了,即使我不答应也是如此。

     我仿佛一下子跌入了地狱,只有我一个人挣扎。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情感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