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阁 - 文章,美文,散文,诗歌,故事,日志 - www.qgge.cn
情感阁 - 文章,美文,散文,诗歌,故事,日志 - www.qgge.cn
快捷搜索:  情感  距离  爱情  生活  日记  幸运  心情  依恋
情感阁 - 文章,美文,散文,诗歌,故事,日志 - www.qgge.cn
情感阁 - 文章,美文,散文,诗歌,故事,日志 - www.qgge.cn

那段日子的救赎

  大概出生于农村的缘故,孩子的抚养成本比起城市,实在是很小,于是,我们便在放养的模式中逐渐成长,我一直认为,在诸多的孩子的成长中,我算是较为秀气的,因为恒弟总说我像大小姐一样,怕见到小动物死去,怕吃一些奇怪肉,怕被大人骂等等。后与很多人谈起我的童年,得到的评价无一不是“彪悍”之类的词,于是我只能在哭笑不得中接受,其实我的孩童时候也并未那么秀气……

  从前的小渠,清澈见底,时常看到鱼儿来回游动,滋生我们作恶的心,养肥了胆子,于是约了两个小伙伴,用泥截取上游,堵住下游,用破了不知道多少洞的盆或勺子,拼命往外舀水,轮流进行,等水慢慢干涸,鱼便游不动了,在浅滩里艰难地蠕动。说实在的,那时候的恶趣味就是嘲笑一下在砧板待宰的鱼,虽然仍睁着眼睛瞪着我们,但早已无逃跑的路。我一直觉得,这样捉鱼的方式可比撒石灰有效多了。

  然而,这还真是小屋而已,祖祠前面有一方池塘,养了不少鱼,池上浮萍,我一直感慨为何不养莲花,多赏心悦目。后来终是明白,防的就是比我淘气许多的小伙伴。每每将近过年,主人家总会挑一个阳光明媚但是清冷的早晨,踩着水车将水逐渐排干,看着满满的水慢慢干涸,往常偶尔露面的大鱼们搁浅在水里,仍旧挣扎,便觉得十分惊喜。主人家将大鱼捞走后,是允许下去抓小鱼的,另外可以在沿边的泥洞里摸摸,没准可以摸到漏网的鱼。因池里有很多玻璃,破碎的瓷碗,也因着水冷,大人一般不允许孩子下去,可谁家大人真会一直看着,总归是叮嘱几句便去忙活其他事情了。于是池塘里满是孩子的身影,大部分是男娃,我倒一次没有下去过,显得斯文秀气得很。我记得有一年,恒弟大约六七岁的模样,也跟着别人下去摸鱼,后背着明媚的阳光,举着鱼过头,拉起的裤腿一高一低,脸上,手里,衣服上都是湿漉漉的泥,高兴地嚷着,姐,我抓到大鱼了。那时候,觉得金色的阳光洒在红色的院墙上,覆盖在黄色的泥墙,低矮的楼门,然后是恒弟和阳光一样灿烂的笑脸,连同那个冬天印在脑海里,深刻得似乎只要想画,就能画出那个画面一样……

  母亲总记挂田里的忙碌,少有时间带着我们一起做一些事情,也甚少时间管我们的胡闹。但有一次,母亲却带着我们一起到沟渠里,拉高裤腿,用沟渠泥砂捞到竹筛里,筛一下便能看见很多蚬,硬硬的壳,紧紧地合着,像不讨人喜欢的小老头。但是母亲喜欢,她说拿回家后放水养着,就会开壳突出泥沙,用热水煮后可以煮粥,可以单独炒,那时候,母亲应该是喜欢用紫苏来炒的。横跨沟渠的石板上,有人在洗衣服,而我们沐浴在清晨的阳光中,大概满心满眼都是笑意吧。然而,我比较好奇的是,它们一个个打开壳的样子,露出了最柔软的内心,因为觉得不危险了,可以放心地面对这个世界,那时候的它们,和孩子时候的我们,不知愁滋味,也不知世界的艰辛,当一年年过去,终于还是知道,原来自己也是有壳的,只是不知不觉就用以面对世界。

  笋虫烤着吃很香,于是每每经过竹林,总会往里探着脑袋瞧一瞧,是否有竹尖从上掉下,如笋虫没有钻到土里,大概就还是在的。会和其他孩子一起,火烧蜂蛹,以此获得小小的赏赐,然而,我总不敢吃生的,虽然他们说生的更营养。一群孩子,抓着蜂蛹,掰着里面层层蜂巢的帘幕,看到一个个未成行的蜂蛹,但凡看到已初具形态的蛹,如已有翅膀,或头已成型,均会被丢弃了。四脚蛇,伴随我们整个童年的成长。小的时候,看着别人在田里架着禾秆烧起来烤四脚蛇,也去凑一份,最后分到一个小脚,但那个香味仍是萦绕在心多年。家中有父亲的,有时也会抓回来,拔了牙齿,用绳子穿过它的耳朵拴起来,给孩子当宠物玩。小孩子可高兴了,像骑马一样赶着它走,从它不愿意走的那一刻开始,我开始怜悯它的可怜,失去自由和生命的悲悯,无处可安放。以致后来看到恒弟连同其他孩子将刚出生的老鼠放在透明袋子里,吹了一口气后紧紧系紧袋口,放置在墙角,想看着它无法呼吸的模样。我终究不忍心,打开了袋子,想让它走,恒弟发现了,愣是说只有我这么好心,老鼠都要放了。最后,它的结果是被溺死。也许,从那时候开始,心里开始对生命产生敬仰的吧,没有什么价值可以凌驾于生命至上,这便是我的终极信仰。

  在内心深处,我对生活有深深的向往,对世界充满了好奇,拥有一颗即使被束缚着也仍自由的心。我总觉得,自上学前班学会算术后,我的童年便赫然结束,取而代之的是呆在狭窄的泥房子,年复一年地拿起古老的秤称量,背着不同的价格卖着不同的杂货!而不再是外出和小伙伴一起倒腾,在一颗颗大树上,跳过不同的枝桠追逐打闹,荡着秋千越高越好,越过房梁看到一瞬间的,外面的世界,即使摔下来也不觉得疼,爬起来继续推着别人,也求着别人推自己。

  那时候,放学回家便是看店,古旧的房屋,陈旧的木质货架,满是尘网的木板阁楼,油彩已经斑驳的沙发,似乎都在静静地诉说着老旧的故事。假日也都是蜗居在这三方天地中,有时候,躺在店铺门前陈旧的木凳上,看着澄澈的蓝天,看着飞翔的鸟,那种自由的感觉,深深印入心里。

  没有在放学后和同学一起去玩,连假日都是极少的,没有再爬树追逐,没有下水捕鱼,年复一年,学会享受寂寞,在寂寞中自我排遣,在排遣中思索很多关于人生的命题!或许,生命的孤独始于寂寞,始于灵魂对命运的思考,在这样的孤独中前行。

  有时候,想反抗一下,但终究还是知道,这是不可逆转的选择,或许并非选择,而是使命和责任,而当很多年后,窥视到自由真正的模样,才是对那段日子的救赎,见更广阔的世界,看到更长更远的时间深处,领略人生的魅力,谁也不知道脚下的路会到什么地方,会有什么样的际遇。然而,曾经对自由狠狠地向往,对生命虔诚地敬仰,像烙印一样,深植在记忆深处,在生命的血液里,在一步步往前走的路上……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情感文章感兴趣: